起点VPN

一优鼠标垫

Android 将死,Fuchsia 当立?

50 亿美元。

这是欧盟在 7 月 19 日宣布对 Google 涉嫌「Android 垄断」的最终罚款金额。

谷歌系统

在长达 8 年的博弈过程中,这笔 50 亿美元的罚款是 Google 收到来自欧盟的第二笔罚单,而且金额远超过 2017 年的 27 亿美元,创造了欧盟史上最大单笔罚款记录。

即使是背靠 Alphabet 这样单季净利润近百亿美元的超大体量科技巨头,50 亿美元的罚款也足以引发 Google 内部复杂的连锁反应。在欧盟宣布最终罚款金额之后,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迅速在官方博客作出回应,暗示欧盟此举将可能终结 Android 一直奉行的免费模式。

谷歌系统

众所周知,Android 之所以以免费的方式提供给 OEM 厂商,是因为作为交换,Google 的服务能够预装在合作 OEM 厂商出厂的移动设备中。而这恰恰是 Google 在移动平台商业模式的重要一环——Google 的盈利方式为,通过捆绑的 Google 服务收集用户使用智能设备的活动数据,以此为用户提供定制化的广告并从中获益——从某种程度来说,免费的 Android 是 Google 投放到终端设备的用户行为收集和广告投放平台。

根据 2012 年 Google 在与甲骨文专利诉讼案件中出示的文件,Google 和 OEM 厂商之间达成的 Android 使用协议包括在设备中预装十多个 Google 应用、将 Google 搜索设置为默认搜索引擎、Google 搜索部件和 Google Play 必须在首屏展示、Google 应用排序不能靠后。

所以当欧盟认定 Android 设备捆绑 Google 服务即是垄断时,欧盟本质上也是在否定 Android、甚至是 Google 在移动平台的整体商业模式。

Google 收购 Android 可能仅仅是出于对微软在 Windows CE 平台封锁 Google 搜索的恐惧,但是自 2008 年 9 月推出 HTC Dream 起,Android 却超乎预期地承载了 Google 商业理念从桌面端向移动端的扩散。通过开放的 Android,Google 和 OEM 合作厂商成功达到了阻击 iPhone、抢占市场的目的。

在高达 87.7% 的市场占有率数据面前,已经无需赘言如今 Android 对于整个智能手机市场的重要性。但是欧盟最终给出的 50 亿美元的罚金也是在提醒 Google,「免费换隐私」的 Android 是否还能为继?

▎Google 真的有终结 Android 的动机吗?

当 Android 长久以来存在的根基都被质疑时,Google 却在继续丧失对 Android 的掌控力。虽然从未停止努力,但 Android 无解的碎片化依旧是悬在 Google 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Statista发布的数据,截至 2018 年第一季度,安装最新版本 Android Oreo(8.0 / 8.1)的设备仅占所有 Android 设备的 5.7%,而 2015 年发布的 Android Marshmallow(6.0)的安装率却高达 25.5%,发布近两年的 Android Nougat(7.0 / 7.1)的安装率也维持在 30% 以上(31.1%)。更残酷的数据对比是,Android Oreo 的安装率甚至要低于 Android Lollipop(5.0 / 5.1)和 Android Kitkat(4.4)。

你能想象已经发布 5 年了的 iOS 7 现在的安装率高于 iOS 11 吗?

开源 AOSP 成就了 Android,但是反过来也可能伤害 Google。Android 碎片化意味着 Google 丧失了对 Android 生态的掌控力,而且 Google 几乎无法直接触达终端设备。

摆脱 Android 可以为 Google 提供一个弥补十年前犯下的错误的机会——从 OEM 厂商和运营商手中重新收回割让出去的权利。

Confide 的联合创始人 Jeffrey Grossman 在接受 Bloomberg 采访时,认为解决目前 Android 碎片化最好的办法就是壮士断腕,放弃 Android。

除了弥合碎片化的现状,Google 在 Android 上还面临着两个潜在将决定未来生死的难题:跨平台融合。在桌面设备和移动设备融合的大趋势下,相比于苹果的「Marzipan」计划,Android 和 ChromeOS 看起来也并非是更有优势的解决方案。

谷歌系统

个人隐私安全。在可能随时爆发的物联网时代,在隐私和安全方面臭名昭著的 Android 几乎没有一展拳脚的可能。

对于 Google 而言,在欧盟的处罚决定出炉之后,Android 已经是内忧外患。所以外界会普遍猜测,Google 有可能不得不使用未雨绸缪已久的 Fuchsia 替代 Android。

▎牌面上来说,Fuchsia 是 Android 的最优解

在Github上,Google 对 Fuchsia 的描述为「Pink + Purple == Fuchsia (a new Operating System)」。这个「全新操作系统」的部分源码 2016 年 8 月首次现身 Google 在 Github 上的开源代码库中。被释出的这部分源码显示,Fuchsia 可以被运行在包括智能手机、桌面电脑(支持 X86-64 平台以及 ARM64 平台)甚至智能家居、物联网模块等设备上,意味着这将是一个全平台的操作系统。

和 Windows 8 类似,Fuchsia 将拥有两套可切换的 UI,一套是内部代号「Armadillo」的移动级 UI,另外一套是桌面级 UI「Capybara」。根据 Ars Technica 使用 Pixelbook 的预装演示视频,Fuchsia 彻底遵循 Material Design 设计语言,并且采用吸收了 tab 风格的卡片式任务管理器。

谷歌系统

Fuchsia 采用了 Google 自家开发的、与 Android 的 Linux 完全不同的微内核——Zircon。Zircon 内核使用 C 语言编译,同时支持 C++ 类调用对象,其内核向上两层为 Zircon 核心和 Zircon 框架,拥有一整套完善的系统结构。相比于 Linux,没有 GPL 污染之虞的 Zircon 系统效率将大大提升 。

Fuchsia 使用由 Google 开发的 Flutter 开发框架编译 APP。Flutter 基于 Dart 语言,能够为 Fuchsia、Android 和 iOS 进行跨平台开发。采用基于 Dart 语言的 Flutter 框架开发应用这一举动,不由地会让人联想到 Google 和甲骨文之间关于 Android 侵犯 Java 和 Java API 专利版权的诉讼案。Android 诞生之初将 Java 确立为应用开发语言为 Google 在 2010 年 8 月被甲骨文状告留下了口实,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Google 输掉之前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应该是板上钉钉,但是抛弃 Java 的 Flutter 能够为 Google 永久了结版权和专利的后顾之忧,而且 Zircon 内核甚至为 Google 加上了双保险。

在 2018 年 4 月,有开发者发现Fuchsia 的源码出现在 AOSP 的 ART 中,这意味着 Google 为未来从 Android 转换至 Fuchsia 预留充足的操作空间(Fuchsia 将能够运行 Android 应用),能够保证 Fuchsia 发布之后在开发者转移平台的真空期内,搭载 Fuchsia 的设备可以使用 Android APP,尽量避免用户从 Android 流失至 iOS 平台。

在 Android 饱受诟病的用户隐私方面,Fuchsia 也有所动作。有迹象表明,Fuchsia 纳入了更严格的隐私保护策略,在开源代码中,Google 将加密的用户秘钥整合到了系统中以保护用户隐私。

从 Fuchsia 已经流出的信息分析,Fuchsia 可以确定为 Android 的最优解。它不仅能够使 Google 在重新洗牌时从 OEM 厂商和电信运营商手中重夺掌控权,而且可以彻底解决 Android 的碎片化、跨平台融合、隐私争议、专利掣肘甚至是 Android 系统底层弊病等难题。

据称目前 Google 内部已经组建了超过百人的工程师团队开发 Fuchsia,Bloomberg 在相关报道中提到,Fuchsia 开发团队计划 5 年内正式推出并逐步从智能家居设备替代 Chrome OS 和 Android。

▎Fuchsia 能否最终逆袭 Android 和 Chrome OS?

经历至少两年时间的开发之后,Fuchsia 的工程团队依然需要解决无尽的技术难题。然而,即使是排除技术层面的不确定因素,从 Android 过渡到 Fuchsia 这个挑战对 Google 而言依然严峻:

OEM 合作伙伴是否会配合 Google 的过渡计划?如何将 20 亿量级的 Android 用户顺滑迁移到 Fuchsia?Fuchsia 的生态如何打造?过渡过程中 Android 和 Fuchsia 割裂并存的局面如何收场?还有,Fuchsia 会不会成为下一个 Windows 8?

当然,在真正考虑上面这些难题之前,Google 首先面临着决定性的动机抉择:现存的商业模式是否需要升级?是否有必要放弃 Android?

谷歌系统

Android 作为 Google 现有商业模式在移动端的完美载体,除非 Google 认定其结合用户数据展示定制广告的商业模式需要转型,否则相较于隐私策略严格的 Fuchsia,更「开放」的 Android 对于 Google 而言依然是最理想的选择。

显然 Google 甚至是 Alphabet 暂时都没有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这也是为什么 Fuchsia 目前现状微妙——虽然得到了 Sundar Pichai 在内部的发声支持,但是 Google 高层依然拒绝为 Fuchsia 制订详尽的路线图,而且官方对外也否定内部存在关于 Fuchsia 替换 Android 和 Chrome OS 的「5 年计划」。

可能从一开始,这个所谓的 Fuchsia「5 年计划」就更像是工程师团队自我设定的目标。

谷歌系统

事实上,根据 Bloomberg 从知情人士处获取的信息,由于 Fuchsia 在用户隐私保护方面的策略过于激进,Google 广告团队和 Fuchsia 工程团队至少爆发过一次内部冲突,而最终广告团队占据了上风。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随心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随心
原文地址《Android 将死,Fuchsia 当立?

相关推荐

起点VPN

一优鼠标垫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0)